体彩p5开奖结果256期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舟山網首頁>海洋旅游

花鳥島清代末期避暑房真相探尋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01日 15:28    來源:舟山日報
  花鳥島的旅游在近幾年火速躥紅,在“熒光海”“海上日出”等自然風光之外,遠東第一大燈塔和馬力斯(又稱馬立斯、馬立司)“避暑房”就成了島上最重要的旅游景點,銘記著百年前中國飽受列強欺侮的記憶。關于花鳥燈塔的歷史已經足夠明確,但對馬力斯“避暑房”的描述卻仍疑點重重,其所承載的歷史遠未為人所知。
  01 馬力斯避暑房,可視為花鳥島旅游開發“私人定制”版休閑模式的前奏
  “馬力斯避暑房建于清同治九年(1870年)左右,為燈塔同一時代建筑。 1870年花鳥燈塔建成由英國人馬力斯負責管理,由于燈塔經常要補給糧食等物資,故在花鳥村中心建房,以便馬力斯住宿、休息。”島上“馬力斯避暑房”門口的木牌簡介,雖然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但字里行間的各種解釋卻難掩依據不足的窘迫。“馬力斯避暑房”位處花鳥島南部大岙,燈塔位于島北,中間由約5公里的“碼塔線”公路連接,而且需要翻越多座山嶺,難道當年守塔的英國人物資補給都這么艱難?根據現有資料,花鳥燈塔是清海關海務科籌劃設立的第一批燈塔,由英國人負責設計,從上海招來勞工建造,同時還建有發電房、機房、倉庫、宿舍、碼頭等附屬設施,英國人為什么舍近求遠去設立一個物資補給站?花鳥燈塔陳列室里列明了自燈塔建成以來的歷代守塔工姓名,未見有英國守塔人記錄,而且在洋人奇貨可居的年代,還真的有一位洋人曾為他們的侵略事業堅守孤島?好在一百年的歷史說長也不長。
  在“馬力斯避暑房”經營“老兵之家”的葉祝芳,既是地道的花鳥人,退休前又曾長期在當地鄉政府任職,他說島上的避暑房曾有5座,現在只剩下“馬力斯避暑房”。聽過去老人講,避暑房造好后平時無人居住,但一到夏天就有外國人成群結隊而來,男男女女在沙灘上“白相”,很多小孩跑去看新鮮湊熱鬧。這明顯就是現在花鳥島旅游開發“私人定制”版休閑模式的前奏,即使這馬力斯曾是燈塔主管,應當也沒有這樣的財力和閑暇。馬岙人王亨彥在光緒三十三年(1907)出版的《定海鄉土教科書》留下了部分答案,“花腦當北洋之沖,英人設有警燈,近更建筑洋房多所,西南半山栽種松樹,并占豎石碑多塊。現江浙兩撫嚴切查禁,強占者收回,契買者責令賣主妥商洋人退價銷契,事尚未給。”花腦就是花鳥,警燈應指燈塔,所說的“近更建筑洋房多所”,應當就是指那些鄉人口中的“避暑房”。王亨彥說的應當是當時的“時事”,“避暑房”的建造年代就不是燈塔同一時代建筑,估計為1900年后的產物,而且這些“避暑房”與燈塔也沒有關系,否則洋人們也不需要“強占”或者“契買”,更不需要江蘇、浙江的巡撫大人們去“嚴切查禁”了。
  02  七座洋房與相關爭端
  清代以至民國,花鳥島都屬于江蘇省崇明縣管轄范圍,花鳥島上的“避暑房”為什么需要浙江的巡撫操心?清同治十一年(1872)在上海創刊的《申報》給了我們一條完整的“證據鏈條”。1906年9月24日第17頁“上海官事”欄記載“署崇明縣知縣魏詩銓,近奉道憲委赴馬鞍島查勘,公畢回滬昨詣道署,稟復查勘情形”。1906年11月30日第10頁標題“押解人犯到滬”記載“浙人李紹南前因盜賣馬鞍島公地,經崇明縣查悉后,李即逃歸鄞縣原籍,現已由魏大令詳請滬道轉咨寧紹臺道,提李到案訊辦,茲經鄞令已飭差將李拘獲,昨押解抵滬,現已經瑞觀察諭飭,押發到縣訊究矣”。1907年7月17日第19頁“道批四則”欄記載“李沈氏稟批:氏夫盜賣馬鞍島禁地,奉督撫憲飭拿訊究,已據供認代筆寫契,應責令退價銷契,方可稟請從寬辦理,所求飭釋之處未便準行”。1907年9月7日第19頁“查明馬鞍島并無洋人居住”條,“滬道瑞觀察前聞崇明縣境馬鞍島,有洋人馬立師設立捕魚公司并購地造屋,即稟請江督札行蘇狼福三鎮前往稽查,茲悉三鎮飭據外海水師蘇中左二營游擊復稱,查閱該島原有洋房七座,并無洋人居住,引外亦無洋人購地造屋情事,詢之柱首,云前有外國男女十余人在該山島內洗浴,旋即他往等語,業已報明江督,并咨會滬道查照矣”。花鳥島從南向北望去呈馬鞍狀,在英國人的地名系統里“馬鞍島”就是指花鳥島。《申報》上述消息大致讓我們了解,花鳥島在1906年前確實有洋人馬立師造了七座洋房,只是當時并未長住,洋房的建造是通過原籍鄞縣的李紹南等人偽造契約盜賣而來的,上海道臺瑞征得知消息后通知崇明縣令魏詩銓前往核查,又上報江蘇巡撫讓水師官兵上島查證,還請浙江方面抓獲了李紹南和他的妻子李沈氏,責令李紹南找到洋人“退價銷契”。《申報》的記錄與王亨彥《定海鄉土教科書》中的記載形成了互證,也引出了“避暑房”的主人馬立師或者馬力斯。
  嵊泗列島雖屬崇明縣管轄,因一直孤懸東海,價值不大而無人加意經營,直到1935年后因其漁業資源蘊含的巨量財富,導致嵊泗列島江浙爭治案,才引起江浙兩省的重視。江蘇的記者邵飄飖于1936年11月受邀上島采訪,寫下了《嵊泗列島之行》游記,他在花鳥島發現,“這個地方,早已引起外國人的注意,清末時候,英國旅華僑民馬立師,發現那里是適宜于居住的,就在山上筑上三間很精雅華麗的洋房,那時山上荒蕪得很,并無樹木,和泥丘一樣,馬立師就提倡植林,在洋房的四圍種了好多的樹木,造成一個風景區域,后來因為我國政府提出交涉,馬立師不能再留,于是他才放棄這個地方,轉到上海。 ”由此可見,馬立師并非是個簡單的燈塔主管,他來自英國,他長期居住的地方應當是在上海。《申報》1908年8月27日記載有江蘇巡撫端方的“嚴杜洋人影戤稅契法”批示公文,“近來各國洋人在內地購置地土不動之產,明知格于約章,輒假托華人姓名投稅印契,地方官照例準其過戶及至告發,即藉口地方官給有印契,不允撤廢,動費交涉。即如崇明縣境花鳥島一案,因此延宕四五年,迄未了結,流弊不可不防”。大意是當時來華的洋人熱衷于購置不動產,經常讓中國人出面辦手續,花鳥島的案子成為了典型案例。從這則消息來看,馬立師的“避暑房”產權之爭,并未因李紹南的被抓而解決,倒是知道了“避暑房”的建造年代應當在1902年前后。
  03  房主馬力斯在上海是有鼎鼎大名的
  來自上海灘的馬立師(馬力斯、抑或馬立司),能在1902年跑到花鳥島上建造“避暑房”,并帶家人好友來此海濱沙灘度假,顯然已經在上海這個“冒險家樂園”有所成就。其實這位馬立師在上海是有鼎鼎大名的,今武勝路、延安東路、重慶北路、大沽路一帶,老上海人多呼之為“馬立斯”,因為這一帶大部分都曾是馬立斯的地產,還有著名的“馬立斯菜場”仍舊在發揮作用。據《青年報》報道,這位北愛爾蘭人亨利·馬立斯1850年出生,1867年與摯友雷士德一同來到上海。建筑系畢業的雷士德立刻便被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所接納,馬立斯則在匯豐銀行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不久后又去跑馬總會這個遠東最大的賭場搏殺,并逐漸成為跑馬總會的董事和總董,同時又涉足航運業和地產業。馬立斯迎娶了《字林西報》老板埃德溫·皮克伍德(Edwin Pickwoad)的女兒為妻,后又當上了《字林西報》這份中國出版歷史最久英文報紙的董事長。到19世紀末,亨利·馬立斯已經揚名立萬,僅以工部局在1910年發的汽車執照而言,虞洽卿為0001號,馬立斯為0002號,哈同為0003號,沙遜為0004號,亨利·馬立斯一舉跨過哈同與沙遜。亨利·馬立斯于1906年引退回國,1919年11月6日黯然去世,臨走前他將“馬家江山”交由兒子戈登·馬立斯掌管。小馬立斯1883年4月出生在上海,14歲時開始環球旅行,22歲回到上海繼承家業,和他父親的好友雷士德等人一起組建了上海最著名的建筑設計事務所之一德和洋行(Lester,Johnson&Morriss),他所建造的馬立斯花園依舊存在,也就是現在的瑞金洲際大酒店。
  記者邵飄飖參與江蘇省嵊泗列島視察團,曾經撰寫了《嵊泗列島視察報告書》,在“花鳥島”部分提供了更為詳細的記載。“清季光緒時,山為不良居民盜賣于英人而被占領,經張謇奏請朝廷力爭,始又收回。清光緒二十七八年(1902)間,英人馬立司建洋房四座,利得建二座,戴先生建一座,分布于龍舌嘴、黃胖嘴、外山嘴等山沿,現只存沙灘埂中部中沖角馬立司洋房一座,余均湮滅,無跡可奪。馬氏房八間,東南向,整方石塊砌疊成墻,亦以年久失葺,屋頂已損壞,如再任其杇敗,二三年后,恐將空存圍墻矣。馬氏死已十余年,七八年前馬子曾到山視察一過,與就地盧姓,訂立委托照管之約。今土人亦知山島之爭回系蘇人張謇之力云。”由此可以確定,花鳥島上的“避暑房”共建有7座,所處的位置基本與現在花鳥人口口相傳的相符,主人共有馬立司、利得、戴先生三位,經清政府一再交涉而棄用,至1936年已經損壞嚴重。從“避暑房”建造的時間推測,“馬立司”應為晚年的亨利·馬立斯,而“利得”很可能是他的終身好友雷士德,“戴先生”則很可能是清海關總署營造處的海岸燈塔助理工程師戴克(D·C·Dick)。雷士德1926年5月14日逝世時已是上海灘上有名的富豪之一,財產估值為銀1434萬兩,在南京路的地產升值居上海第二位。雷士德幾乎捐出了全部遺產成立雷士德基金會,在上海興辦教育、醫療和慈善事業,雷士德醫學研究院(現為上海醫藥工業研究院)、雷士德工學院及附屬中學(現為上海海員醫院)、仁濟學院(現為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均為其捐建。雷士德基金會解放后遷往英國,但其工作照常在進行,近幾十年來,由基金會資助去英國進修研究的中國專家學者多達四百余人。戴克(D·C·Dick)在1908~1919年間曾擔任清海關總署營造處海岸燈塔總工程師,最顯著的成績是對已有燈塔積極進行現代化改造,引入蒸發石油燃燒器,修理舊燈塔,為其重新裝置最新的光學及其他儀器。花鳥燈塔在1916年“復改置頭等鏡機,旋轉于水銀浮槽之上,并裝置煤汽燈頭,配以五十五公厘白熾紗罩,每十五秒鐘閃光一次,燭力增至五十萬枝”就是例證。此外他還新建了一些燈塔,如岱山縣境內的下三星島燈塔(1912年)。
  04  文史專家與當年記者筆下的相關史實
  《嵊泗列島視察報告書》提到的張謇爭護花鳥島領土主權事跡,前幾年嵊泗的郭振民先生已經在《嵊泗縣文史資料第10輯》中提到。郭先生認為清光緒三十年(1904)八月,清政府商部頭等顧問官翰林院修撰張謇奏準創辦江浙漁業公司,公司旗下的中國第一艘機動漁輪“福海”號以嵊山—花鳥山諸島為捕撈根據地,張謇多次親臨各島體恤民情了解民風,由此得知馬立斯強占誘買等事,并親赴燈塔與當地主管馬力斯協談,是中國近代史上少有的一次外交談判的勝利。從張謇各種傳世的日記等文稿中,我們無法得知他曾造訪舟山,不知郭先生從哪里得知,倒是張謇的研究者和孫輩等多次引用郭先生的文章。筆者估計“福海”號巡海得知馬立斯建房事,張謇聽取匯報后轉告時任上海道臺瑞征,從而導致《申報》多條相關記載的出現,這可能是比較合理的解釋。記者邵飄飖在文章中還有一段話,倒是非常值得再讀,“現在住在那邊的人民是并不多,只有二百多家,一千人左右,可是居民都能繼續馬立師的方法,在山上田間造林,松柏等樹,遍布野外,從山頂上望去,不少地方是綠沉沉的,濃蔭蔽日,碧波蕩樣,的確是一個風景區,如果在這里筑一個別墅,夏天來此避暑,那是再好也沒有的事。”現在的花鳥島上草樹繁盛、鳥語花香、林壑秀美,以“鳥嶼花鄉”為主打“私人定制”旅游品牌,這里面可能也與一百多年前馬立斯等先生們私自上島推廣綠化有分不開的關系。
原鏈接:  
  已推薦|889
標簽:
關于舟山網(大海網)| 聯系我們| 網站聲明| 網站律師| 網站制作| 在線投稿

Copyright ?2019.舟山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舟山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0580-2828236

主辦單位:中共舟山市委宣傳部、舟山日報社、舟山廣播電視總臺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3120180012 新出網證(浙)字7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號 浙公網安備 33090202000366號

体彩p5开奖结果256期